<<返回上一页

“废话体”诗人乌青摆摊卖诗引争议 定价30元一首

发布时间:2019-01-22 04:12:04来源:未知点击:

  以“废话体”为读者熟悉的诗人乌青大理摆摊卖诗;自我炒作挣钱吃饭   核心提示   天上的白云真白啊\真的,很白很白\非常白\非常非常十分白\极其白\特别白特白\极其白\贼白\简直白死了\啊~~   这首名为《对白云的赞美》的诗前两年在微博上一夜爆红这首诗的作者乌青(原名郑功宇)也备受争议,继梨花体、羊羔体之后,网络上又多了“废话体”   昨日,有人报料:诗人乌青在大理有了新的职业——摆地摊卖诗卖诗的不仅是乌青一个人,陪伴他的是堂弟六回(原名 郑功峰,曾出版诗集《既然既然既然》)   乌青在他六七岁的时候就开始摆地摊了,在一个理发店出租自己收藏的连环画,生意还不错2000年,乌青和六回又一起在川大卖DVD;2011年,乌青又在拉萨摆了两个月地摊卖手链但他没有想到,自己会专职摆地摊卖诗   9月3日晚上,是乌青和六回摆地摊的第一天,从晚上7点摆到晚上10点多记者在六回提供的照片中看到,乌青蹲在地摊上,纸牌上写着:“乌青手写诗,30元一张”六回说,有路人瞄了一眼说:“改天,我们也抄个段子来卖”还有路人说:“这很像梨花体”六回把这些都写进了日志《对白云的赞美》是他们卖得最好的一首诗   乌青认真地说,和六回确实是为了赚钱才去卖诗他们自己成立了一个 “这里有诗”的公司(未注册)公司就他们两人,乌青是董事长,六回是总经理根据总经理六回的说法,这是一家“贩卖诗意”的公司在他们的产品线规划当中,“手写诗”只是其中一个产品,其他的产品还比如ATM或者自动售货机一样的“诗歌贩卖器”……   乌青,原名郑功宇,1978年生,大学二年级退学,做过酒店职员、网络公司编辑等人称先锋诗人、小说家、影像作者,他的出名是因为有人称他为“废话第一诗人”   专 / 访 / 卖 / 诗 / 兄 / 弟   卖诗   为何摆地摊卖诗   为了赚钱吃饭 也是艺术体验   成都商报:怎么想到去卖诗的是艺术体验赚钱吃饭自我炒作   六回:简单说,就是赚钱吃饭另外一方面,我希望更多的人读到乌青的诗歌   乌青:艺术体验的成分也是有的,我们觉得我们除了写作本身还需要去做一些和写作有关的新鲜的事情我们做力所能及并且好玩又酷的事儿   成都商报:所以说,对于摆地摊卖诗,你们觉得是一种新鲜好玩的体验   乌青:对,另外还有一点很重要,我们遵循独立的创作和行事风格   成都商报:现在有种说法是诗歌边缘化诗人摆地摊是否也是诗人在寻找新的出路   乌青:我不太认同这种说法,因为说是传统诗歌阅读形态的没落,这是必然的,是因为传播形态不适应未来了地摊也是分文化类型的,烧烤摊和创意市集的地摊都是地摊,但文化形态截然不同,我们现在极度缺乏文化地摊的区域   六回:更大众化,它就像一杯咖啡忽然想象着一个场景:“喝着咖啡,读一首诗”我们应该与咖啡店合作   收入   卖诗是惟一收入   除了地摊,我们还有网店   成都商报:你们每天靠卖诗为生吗除了地摊还有其他业务吗   乌青:除了地摊,我们还有网店,网上销售我们的诗歌产品可以让更多的人接触到卖诗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我们通过多种产品呈现诗意:比如除了手写诗,还有“这里有诗”的张贴,“永-远-爱-你”网站,以及更多开发中的产品等等   成都商报:你们主营手写诗   乌青:目前是的,因为这个是最直接和低成本的我们没有任何投资,只能从最原始的方式开始   六回:我们的创业从摆地摊开始   成都商报:你们很认真严肃经营地摊   乌青:当然,但本质上我们是一个新型的创业团队   成都商报:你们是浙江人,为什么选择去大理   乌青:我们选择了大理作为开始,一方面是因为这里是中国地摊文化最繁荣的地方,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里的生活成本较低目前的营业情况,是够我们保证基本生活的多出来的钱当然是用于投资开发新产品咯   成都商报:家人理解吗   乌青:这个目前肯定没法跟家人说的有点超前,他们理解不了   定价   为何一张诗卡定价30元   我们参考的是一杯咖啡的价格   成都商报:为何一张定价30元你觉得值得吗有买家嫌贵吗   乌青:定价30元,我们参考的是一杯咖啡的价格我们希望一个人对待一首诗就像对待一杯手工调制咖啡一样,成为一种文化休闲的生活方式   成都商报:平均每天的收入和支出怎样   乌青:这个我想是阶段性的,现阶段营业额每天大约两三百,生活开销大约100多元吧   成都商报:一天卖出近十张,收入比较高了嘛   六回:网店刚开始,都还处于起步阶段我们的目标是一年卖出1万张手写诗乌青可能要写累死   成都商报:都是什么人买诗   乌青:让原来不是诗歌爱好者的人成为诗歌爱好者   成都商报:摆地会摊坚持多久   乌青:这个不一定,当我们有更好的形式和用户接触的时候,我们当然会选择更好的形式比如诗歌专卖店   成都商报:也就是还没有计划什么时候结束这次流浪   乌青:直到我们摆不动了毕竟摆地摊是非常累的坐久了腰疼   成都商报:乌青的诗走红后一直以来争议很大,也有网友模仿“废话体”,你们怎么看呢   乌青:如果他们来买我的诗我会表示感谢,